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伯的博客

想 想我和我想的你

 
 
 

日志

 
 

【引用】心路历程之(老王和权叔)之老王的回归1  

2011-10-28 12:3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路历程之(老王和权叔)之又见老王 - 眷恋夕阳 - 眷恋夕阳
 以下故事接。。(情路历程之(老王和权叔)之闯入的孙大伯7)我马上提起了精神,启动车子,打算跟进。

    为了怕他们怀疑,我等到老王他们快要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才将车开动,等老王他们出了门口,我也慢慢地开出了小区。

    老人将老王送到小区门口之后,又和老王寒暄了几句,而且还在往老王的兜里揣钱!

    难道这个老头是老王的“客人”?我一想到这里,觉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老王和老人分开后,走到一个公交站台。

    不一会儿,老王就上了一辆公交车。随后,我记住了车牌号,开始在公交车旁边跟上。

    朋友的车是经过处理的,从外面看里面是看不清的。所以我一直都开在公交车的旁边。我从车窗能正好看见坐在车里的老王,所以老王要是在哪里下车,我能看得一清二楚!

    老王没坐几站就下了车,而且他并没有继续坐公交车的意思。他一直沿着街走,一直走着。

    我开车慢慢跟,因为我怕我一直跟着会被他发现,所以保持着车速和距离。我是经过训练的,所以这些都难不倒我。

    终于,老王朝着一个貌似小区的大门走去,我停下车,一直看着。老王在进小区大门之前也是先回了头瞅了瞅。这时,我打开车门,等着老王一进小区之后,就步行跟上。

    老王扭头走进小区的时候,我马上从车上跳了出来,随后,我快步朝小区走去,我想,即便是遇见了老王,我也不怕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他住在哪里了。

    等我走到小区的门口,刚要进去的时候,我愣住了。

    眼前的一切让我停下了脚步,我甚至觉得我的胸口堵着一口气。

    这种巨石压胸的感觉让我心肺剧痛!老王,居然和一个人走进了楼道。难道他真的是在“接客”?他一天居然接两次客!

    崩溃的我就像是软下去了一样,我没有了任何表情,只能慢慢地走回到车里。我不能放弃,不管老王接几次客,我都要找到他的家。我不相信他真的还在做着这一行。尽管我知道他肯定是在做这个,但我就是没有办法接受。

    我没有了睡意,静静地趴在方向盘上。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像是没有开发好的北京老城区,破破烂烂的。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北京。周围一些破旧的餐馆和装潢店,让这里显得十分嘈杂。

    我一直等,没有合眼,没有睡意。因为我不知道老王现在到底过得是什么生活。我甚至想过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有爱过我。我只不过是一个睡过他给了钱的“客人”而已!况且我还没睡过他。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唉。我也不想骗自己,但现在的老王确实是在“接客”!

    不!不一定!或许这两个老头都是老王的朋友呢?

    想到这里,我眼前一亮!倘若真是这样,那我岂不是冤枉老王了?老王一定是见老朋友了,不是接客。或者是没钱了,所以去借钱了!

    我不禁开始露出了笑容,老王一定不是我想的那种人。我不能因为他以前这样那样,我就怀疑他的现在。

    夜,慢慢深了,但我一直都不敢睡。因为我想等老王出来后跟着他去找他的住处。我绝对不能放弃这次机会,我一定要等着老王出来。

    第二天天一亮,我看见了老王的身影。穿着单薄的他显得有些佝偻。看着他从小区走了出来,我马上开车跟上。老王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到附近的小吃店,吃了一顿早餐。小吃店的油条好像是论数量卖的,不是论质量。老王挑了两个看起来大一点儿的油条,配着一碗豆浆吃着。

    看着老王吃东西,我也有些饿了。我的车上就放了一些饼干和红牛。因为没想到会等一晚,所以早就让我吃没了。

    但我一直都在等待着老王。等着他“领”我,到他所住的地方。

    老王吃饭之余,还和小吃店的老板聊了起来。我心想,老王应该是常客吧!

    不一会儿,老王吃完了。付了钱之后,继续步行着。

    “难道他就住这附近?”我心想,随后仍然开车跟着。

    大概走了十分钟,老王拐进了一个小胡同。我看了看,觉得这胡同车子没法进去,于是停下车,步行跟着老王。

    老王晃进胡同之后就不见了,我抬头一看,这是一层快要拆掉的那种老式三层住宅房。我看了看旁边的楼道,知道这是那种给外来人员居住的格子间。就是一层楼很多个单独的房间,大家都用一个厕所,一个洗漱间,楼道通着的是一条走廊,走廊的南面,就是一个一个的房间了。

    我想,老王一定是上楼了。于是,我也走了上去。并且做到了快和没有声音。

    果然,在二楼,我看见了老王的身影,他向里面的一间屋子走着。我见他要开门,马上又躲到了拐角处,因为我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还在“接客”!

    老王开门后进了屋子。我等了一会儿,见没动静了,便向老王的门前走去。

    这些房间的门都是相同的,要不是我的目测距离比较准确,确实很难知道老王进了哪间屋子。

    我静悄悄地走到老王的屋子门前,将耳朵贴在了门上。我要先听一听,老王是不是一个人在家!

    五分钟过去了,我只听见了屋子里面老王走动的声音。应该没有什么其他人在里面。我一直在想,倘若老王这个时侯开了门,那他会是一副什么表情呢?

    我突然想到了老王昨天和那两个人在一起的情形,又开始生气起来。到底老王是不是在“接客”,我决定实验一下!(  插话)(我写这部书,虽说是属于纪实类描写,但在文章的结构上,还是进行了一定的编排。这一点,在第一卷之后尤为明显。很多事情显然是一环扣一环的。

    为什么我要这么写呢?主要还是想让读者有一个比较好接受的代入过程。相信恋老的孩子由原来的迷惑到后来的发现,再到最后的考古,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没有谁今天感到迷惑,明天发现恋老,后天就找老头去了。很多人,包括我本人在内,都是在经历着这个过程。所以第一卷会给很多读者迷茫,以及杂乱的感觉。其实,这就是每个恋老孩子最初的心态――迷茫与杂乱。我一直都在分散地交代着我的历史,我的过去,以及我踏入圈子的一步步动态。目的就是反应我当时的状态和心情。很多孩子在恋老这条路上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这也包括第一次和老人发生性关系;还有就是在生活中怎样去慢慢倾斜自己的性取向;对周遭事物看法的改变;对恋老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压力;以及每天都幻想着能遇见一个完美的老人等等。

    第一卷之所以显得松散,主要还是因为在文章中,我本人因刚进入圈子,所以还做不到什么事儿都围着“考古”转!很多工作上的事情,人际关系,家庭,朋友等等,都要去顾及。因为还不能把“考古”做到很熟练,所以很多事情都朦朦胧胧的。第二卷之后,明显我已经长进了不少,工作和人际关系什么的都已经能完全处理好了。所以可以做到一边“考古”而不影响正常的生活状态了。到了第三卷,除了应该去提及的一些事情之外,基本上我都是在写我和老王的事情,这样一来,也就顺理成章了。

    我没有一开始就把我和老王的交往写得那么重要,是因为我觉得这部书的精华就是在于我从头到尾的整个考古过程。倘若一开始就写老王,那我从老王到小区里开始,写得会更容易。但老王为何会在小区?我为何会喜欢老王?我们为何会在一起?这些都不交代,算是对读者负责吗?

    我想写的,就是我为何会喜欢老头、怎么发现自己喜欢老头的、谁带我进圈子的、以及我怎样对这份感情进行着尝试和追求的。

    老王的出现,也不全是偶然,偶然之中更多的是必然。对于恋老,我觉得能相信的只有真心的爱,和缘分。其他什么的,都不好说。我和老王最后能在一起,其实也就是符合了这两点。但是他没有家人这一点,倒是意外收获!

    我在文章中也写了一些老头。都是比较具有代表性的。这方面,我做了柔化处理,以及时间上的挪动。

    老张是带我进圈子的人,所以我肯定对他的印象最为深刻,也会把他作为我之后考古中的一个参照物。相信每个孩子的第一任老头,都会在孩子的心底扎根吧?

    老杨是和我发生性关系的第一个老头。因为那次我很紧张,所以导致很多事情没有成功!呵呵!但老杨的的言语与态度,让我很难接受。

    这里我想说的就是,其实老张和老杨是对比出现的。同样都是通过网络认识的老头,一个是梦寐以求的完美老头,但迫于现实的距离,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一个是可以在一起的老头,但因为没有相互了解,所以闹得很不愉快。相信很多孩子都有过这样的情况吧?这两类老头是网络上不可或缺的人。

    公园老者的离开算是我的一个遗憾吧。老者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但因为不能经常在一起,终究是不能满足我的。可能在我刚进圈子的时候,会从老者的身上得到慰藉,可时间长了,他的这种一月一见,对我还会有诱惑吗?在性的需求方面,年轻人多是会超过老年人的,所以老者即使不出国,他最后也会慢慢地消失在我的生活中的。况且一月一见也达不到巩固情感的作用,即使对性的要求不大,也满足不了年轻人想要的那种亲情感。所以,最后老者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了。

    现实中的老者的确搬家了,至于是不是出国,我不清楚,他的孩子在国外,所以我就那样写了。

    权叔这个人!好人!属于万里挑一的好老头!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他聊天,我总是挑逗他,后来有了老王,我也是经常和他聊。老王那次离开后,我和权叔开始的深度接触,突然发现,这个老头很有水平!于是我们就开始聊一些各个方面的话题,而且都是深度聊天。权叔是个很幽默且低调的人。文章写出来发表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了。他让我把他写得低调一点,呵呵,不知道现在给读者的感觉是不是如此。

    浴室老头是属于一种艳遇。大多数是可遇不可求。那样的老人很乱,因为态度决定一切。想和他随便玩玩,或者交个普通的“炮友”还行。要是想能长久在一起,并彼此相依相爱,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呢,公园老者属于那种能可以用心去爱的,但却很难满足人性欲的老头。权叔呢,是那种可望而不可及的老头,浴室老头,是那种可以满足欲望,但却得不到爱的那种人。

    再说说孙大伯。

    孙大伯是现实中完全存在的一个人。其实这并不是说前面的那些就老头都是虚构的了。只是我在前面的老头时间和事件上都做过了一些处理。人都是这些人,事情就没我描绘得那么有代表性了。但事情绝对都是发生在他们的身上,我没有张冠李戴。

    孙大伯呢,事情和人物基本上就是现实中的照搬照抄,极少渲染。他是喜欢我并追过我的一个好老头!呵呵,对我是不舍不弃!现在也会在过节的时候邀我去他家陪他喝酒。他其实能迷倒不少孩子呢,但不知道为何就喜欢我了。可能就像他说的吧,他喜欢带有军人气质的年轻人。

    孙大伯是东北人,所以特豪爽,而且身子骨也结识,长得很精神,不算太老。耐看!庄稼汉,给人感觉都很朴实,笑起来特别可爱!

    最后说说老王!

    其实这老头子没我说得那么完美!主要是我太喜欢他了,所以就美化了他!而且他也确实喜欢我的。我们两人的爱,很艰难。到现在也是。但好在我们都是真的喜欢对方,所以能少了不少猜忌。老王跟着我,我不会让他受苦的。

    我写老王,没有写得那么细致,主要是我不想把老王这个人具象化。因为我这样一写出来,就不会有人去幻想老王了!每个孩子的心中应该都会有一个“老王”,而我的目的,就是要读者自己去描绘心中的老王。

    我在文章里比较着重地写了几次被老头丢弃之后的一些心理变化,这主要是因为那种感觉真的太折磨人了。没有谁会去听你诉说,甚至你还要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种感觉,比死难受。尤其是你将自己的爱全部灌注在这方面了,得到的却是人去楼空,电话关机。那种失落感,体验过的人相信是刻骨铭心。

    故事写到这里,我不知道能带来什么反响,但相信是有好有坏。因为出发的目的是交流经验,所以还是请大家多多包涵吧。也希望大家能多多交流。

    故事的走向我没想写成悲剧。尽管所有人都喜欢喜剧,但大家又都无法欺骗自己,会猜想故事的结尾是悲剧。

    所以,我依旧是按照现实的路子来写。什么情况就是什么情况。喜就是喜,悲就是悲,现实没有那么多的喜剧。

    但也没有那么多的悲剧啊! )我按住鼻子,敲了敲门。

    “谁呀?”老王问道。

    这一定是老王的声音,因为我太熟悉不过了。

    “找人!”我说到,然后等着老王开门。

    “找谁?”老王走到了门前,但并没有把门打开。

    我看了一眼老王的房门,没见到这上面有猫眼儿!

    “找老年技师!”我贴在门上,轻轻地说道。

    “什么老年技师?不知道?你是谁啊?”老王问着,但仍旧没有开门。

    我一听老王这么说,顿时觉得心里舒服多了。但我还是试探性地问了下去:“我是张老板介绍来的。”张老板就是以前老王所在的那个会所的老板。

    因为当时我是捂着鼻子,所以我相信老王不会听出来我的声音。

    “张老板?不认识!”老王说道。

    “就是会所的张老板,他说你技术好的。”我继续说道。

    “那也不行了,今天累了!”老王悄悄地说道。

    我一听,觉得头发都立起来了。难道老王还在做“鸭子”?

    “我多给钱!”我贴在门上说道。

    “呵呵,那也不行,我现在不做了,再说昨晚有点累了,所以今……”老王将门嵌开一条缝,笑着说道。

    随即,他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我。

    一切都静止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我看见了老王,离他这么近,但我此时却没有任何的喜悦之情。

    “接客了啊?”我说了一句事后我都觉得不是人的话。

    “……嗯……”老王这一声就像是一口气没上来憋出来的一样,特别闷。

    随后,他也倒了下去。

    我愣住了,赶紧开门扶住,老王摇了摇手,我把他扶到床上。

    “老王?老王?药在哪儿?”我问。

    其实我也不知道老王这是什么病,但如果他真有病,就一定会准备药的。

    我把老王扶到床上之后,在他的抽屉里找到了一瓶“速效救心丸”,我看了一下,已经过期很久了,但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于是就倒了一些在手里,给老王喂下了。

    我赶紧打电话,但一摸身上,才发现手机让我落在了车里。昨晚我把手机放在座充上忘记拔下来了!

    真是越着急越慌乱!

    老王服下药了之后好多了。我翻着老王的屋子,看能不能找到电话。

    就在我没找到电话,打算出去叫人过来的时候,老王说话了。

    “唐儿啊,别找了,我没事儿,老毛病,吃点药,躺一会,就好了。”老王喃喃地说道。

    我转过身,看见躺在床上的老王微睁着眼睛看着我。

    我走了过去,在他身边蹲了下来。看着老王发白的脸色,想死的心都有,我不知道我为何会在那种场合说出那样的话。老王已经累了一天了,再加上我的话一刺激,当然就撑不住了。再怎么说,他是个老人啊,我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老人呢?

    “对不起啊,你看我……”我趴在他的身边哭了。

    “没事儿,我……我……我……我这是……作孽啊……我……”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老人的哭声,老人的哭声绝对是可以致命的。我听着老王的呜咽声,心都碎了。我咋这么混呢?我为啥要和他说刚才的那些话呀?即使我知道他是去干吗了,我为何还要故意去试探他?他看见我就够难受了,我怎么还能这样对他呀?我呀,真是后悔!

    在这间不大的屋子里,我们两个人一起哭着。

    老王用胳臂挡着自己的脸,不让我看。我呢,跟本就不管那么多了,我怕老王这样会影响他呼吸,所以一直都拉着他的胳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我想你,我刚才有点儿生气,所以我瞎说……”我哭着说道。

    老王就是一直哭着,他什么都不说。

    他越是哭,我越是着急。我也一晚都没合眼,再这么一哭,心里也开始发虚。

    老王躺在床上,眼泪顺着他的两颊流到了枕头上,枕头已经湿了一大片。老王的袖子也湿透了。我拉开老王的胳膊,说:“别哭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打我,我错了,你要是再哭,我该咋办啊?”

    老王用另外一只手在眼睛上摸了一下,他看了看我,说道:“唉……我就不该听老金的话,不该去呀!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我的命咋这么苦呢?”

    我不知道老王说得是啥,但我知道老王一定是伤心透了。

    此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王,因为当时我也哭晕了。人要是长时间一哭,是容易缺氧的。

    我有点晕,趴在老王的床边。

    老王哭了一会儿,终于用他的手开始抚摸我的头。我知道,这是他原谅我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