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伯的博客

想 想我和我想的你

 
 
 

日志

 
 

【引用】心路历程之(老王和权叔)之老王的回归3  

2011-10-28 12:4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路历程之(老王和权叔)之又见老王3 - 眷恋夕阳 - 眷恋夕阳
  晚上,老王躺在了我的旁边!

    我伸手抓住了老王的手,他并没有反对,而是攥得更紧了。我感受到了他的力量,我说:“咋啦,想我了?攥得这么紧!”

    老王将身子转了过来,说:“想,咋能不想!说不想,那是假的。”

    “那你刚才咋还一直都和我怄气呢?”我说。

    “呵呵……没有啊,我哪有……”老王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你咋把钱都给我还回来了?我要是不给你钱,你可咋办?”我也转过来,对着老王说道。

    “唉,我还不了解你啊?我要是看错人了,算我有眼无珠。你这孩子仁义,所以我才想走的。”老王说。

    “爸,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我一直都想听你说实话。”我说。

    “别叫我‘爸’,听不惯,就叫我‘老王’!”老王说。

    “不行!我以前啥都没得着,一直都遗憾着呢,现在我是想好了,可不能总听你的,听了你的话,我又该遗憾了。”我说。

    “呵呵,有啥遗憾?捡个糟老头回来就不遗憾啦?”老王笑。

    “哎呀,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喜欢不喜欢我?”我说。

    “你说呢?”

    “我就想听你说啊,你要是不说,我心里总有个结。”我说道。

    “喜欢,当然喜欢了,不喜欢我还能过来住啊,不喜欢我还能和你回来,不喜欢……我还能和你一被窝!”老王说。

    “呵呵,那就好,得你亲口说,我才放心。”我说。

    “你呀,咋还是像个孩子似的呢?都三十了,再不结婚,来不及了!”老王说。

    “没到三十呢,才二十九。还有一年呢,来得及啊。”我说。

    “我就是寻思,你小子咋就喜欢老头子呢?要是喜欢,也得喜欢个小伙子啊?”老王说。

    “你是听谁说的我喜欢老头子啊?我一直想问您呢,在我家我可啥事儿都没说!”我问道。

    这的确是我心中的一个疑问,老王怎么就能那么准确地猜到我是给喜欢老头的人呢?

    “呵呵,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知道你喜欢老头子,而且早就知道了。”老王说。

    “我知道,肯定又是赵哥,这犊子以后最好别让我碰上,不然我非要弄死他!”我生气地说道。

    “不是他啊,和他关系不大。”老王解释着。

    “不是他是谁,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为他说话?”我埋怨着。

    “谁让你老往公园跑了,被人认出来,自己还不知道?”老王说。

    我突然想起来,我是去过两次XX公园。难道那时候有人认出我?不能啊,怎么会有人能认出我呢?又认识我,又认识老王,那个人不是赵哥,还能是谁呢?

    “肯定是他!”我说。

    “真的不是他,这孩子没你想得那么坏,你不要什么事儿都安在人家身上。”老王说。

    看老王这么坚定,我觉得有些迷惑,怎么我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呢?

    “对了,我一直想问您呢,这半年多,你是怎么过来的?不会一直都是在‘接客’吧?”我问老王。

    “哎呦,我哪能天天都干这个嘛!我也想找活干啊,我也不想天天和别人做那个,我一直都找活干着呢。”老王说。

    我紧紧地搂住了老王,说:“别再做了,好好在家养老,我能养活你,行吗?给我做饭收拾屋,我给你开工资。”

    “轻点,我都喘不过来气了!”老王嫌我搂得太紧了。

    “我不能住你家,一是为了你以后结婚,二是,我以前是做技师的,对你影响也不好,如果遇见熟人了,唉……”老王说出了心里的苦衷。

    “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从现在开始,你不做不就行了?”我说。

    “行,我不做了!但你总不能不结婚吧?我还是得走,我不能在你家住下。”老王说。

    “要不?我给你买套房子?”我问。

    “呵呵,行啊?北京的房子什么价你也知道,你就给我弄一套吧?”老王一听,笑了。

    这两年北京的房价疯涨,要是给老王弄一套50多平的房子,也得五十万起步,这的确有些难为我。

    见我没吱声,老王说了:“行了,别算了!我不要你买的房子。你对我都够好了。谁能没事儿对一个不认识的老头这么好啊?你有这心,我就知足了。我的事情啊,我自己有办法,你不用跟着我操心。你要是早些结婚,也给我生个孙子抱抱,我也就安心了。”

    “结婚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但现在我喜欢老头,总不能骗人家女方吧。”我说。

    “话也不能这么说,你先和女人接触一下,时间一长,或许就适应了呢?你以前怎么进的圈子?现在就当做是再进一次别的圈子,不就回来了?”老王说。

    “说得容易……”我嘟囔着。

    “但你不做也不行啊!”老王说我。

    “行!既然老爸都发话了,我就听一次,先试试。要是来感觉了,我再努力。”我说道。

    “这就对了!不然啊,我、还有你爹,都得替你操心。”老王说。

    我嘿嘿笑着,想亲亲老王的嘴。

    老王扭头躲开了,我亲到了他的脸上。

    “咋还躲?”我说。

    “别亲了,瞎亲啥?”老王说。

    “就亲一口,想你了嘛!”

    “呵呵,怕你一亲上,就不松口。”老王笑着说。

    “哪能啊,我知道你身体还不好,就是想亲一口,哪敢太折腾!”我说。

    老王一听我这么说,把头扭了过来。他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这感觉,是那样的熟悉。

    “说好了啊,就亲一口,别时间长了!”老王说道。

    我笑,伸出舌头,轻轻地放进住了老王微张的嘴里。老王也配合着我,深深地含住,舔舐,。

    这一吻,迟来了好久! 第二天一早,一个令我亢奋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起来了!”

    我一睁眼,是老王!他竟然在做早饭!

    “你啥时候起来的啊?怎么不叫我呢?哎呀真是的,我还想早点起来给你做早饭呢!”我一边说,一边慌忙地穿衣服。

    “呵呵,你还说呢!你那闹表响了好半天,你就是不睁眼!”老王撇着眼睛看着我说道。

    “那你叫我啊,你现在是病人,咋能起来做饭呢?”我说道。

    “我就是有点胃病,又不是半身不遂!大夫还让我多运动呢!做个早饭挺好的,不然我也得起,到点了,再睡就睡不着了。”老王说着。

    “做的啥,这香呢?”我问。

    “方便面!还有加了点西红柿火腿肠,打了两个鸡蛋在里面。”老王说,笑。

    “这味道,真香!我咋做不出来呢?”我闻着香味说道。

    “哈哈,明天早上早一点起来,我教你!”老王笑说。

    看着老王高兴的样子,我觉得我似乎是重生了一般。

    老王的身体在一天天好转,我们的感情也在慢慢回升。老王似乎是被我的热情打动了。他不再像以前那么固执了。但当我问到他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个小区的时候,他还是不告诉我。他似乎还有着太多的秘密是我不知道的。但此时的我只想他能在我身边就够了。

    老王的胃病没什么大碍了,他在我这里也住了一个星期了。

    那天,他问我:“你要不要和小叶(小叶的姐姐)结婚啊?”

    我笑,说:“怎么了?我现在还没想好呢!”

    “要是不排斥女人,就找一个结婚吧。我都回来了,总不能看着你还像以前那样吧?”老王用商量的语气和我说道。

    “嗯,我知道,孙大伯也这么和我说。我再等一等,过一段时间再说。”我说。

    “你可答应过我的啊,不能说到做不到啊!”老王说。

    “嗯,我知道,你呀,唉,一点儿都没变。”我说。

    “你小子也是,也没咋变,以后这样可不行了,马上就三十岁的人了,不能再吊儿郎当的了!”老王说。

    “行!行!您就放心吧,我要是想把你拴住啊,就得早些结婚,让你抱个孙子,行了吧!”我笑着说。

    “呵呵,抱孙子倒是好事儿。我就寻思着,如果我抱上了,那你爹咋办,他不想抱孙子啊?”老王说。

    “那就生双胞胎,一人一个,行了吧?”我说道。

    “啧啧啧,看把你美的,还双胞胎?能整出来一个就阿弥陀佛了!”老王说。

    老王病好了以后就执意要回家住了。我提前过去了一下,先交了下个月的房租,然后还试探了一下屋子里的温度。都觉得差不多了,我答应了老王的要求。

    反正他不会再走了,我就放心了。

    那天我送老王回他的住处,一个老人的出现,让我颇感吃惊。

    这个老人就是我在电影院遇见的那个老头。

    “你……去哪里了?也没来个电话,我以为你出事了呢?”老人见到老王之后,没好气地说道。

    “唐儿,这是你金大爷!”老王把我介绍给他。

    “金大爷好!”我说罢,伸手过去。

    “你一直都在他那里啊?”金大爷没有理会我,继续问着老王。

    “嗯,在小唐那里住了几天。”老王说。

    “定下来了吗?定下来我就不管你了。”金大爷说着。

    “没!还没!再等等,再等等。”老王说道。

    “定下来?什么定下来?难道金大爷也是开会所的老板?或者他想保养我干爸?”我越想越不对劲儿,于是说道:“爸,啥事儿定下来了?”

    “呦,都叫上‘爸’了?”金大爷听我这么称呼老王,用调侃的语气说道。

    “这孩子是好人。”老王喃喃地说道。

    “是不是好人现在还说不准,手机给你,以后来回走都注意点儿,别丢三落四的。”金大爷说完,把老王的手机扔给老王,随后转身就走了。

    看着这两个人之间的一唱一和,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唐儿啊,咱俩回屋吧。”老王的声音把愣住的我叫了回来。

    但我心里一直都有个疑问――“这个金大爷是谁啊?”

    突然我又想到,前几天我刚找到老王的时候,他好像说过“老金”这个人,难道老王口中的老金,就是他?

    从此以后,老王算得上是又回到了我的视线里。我也很高兴能继续看着这个我放心不下的老头子健健康康地过日子了。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

    我的婚姻,我的现实。   孙大伯知道我找到老王之后,也经常给我打电话,我呢,偶尔也会去他那里和他叙旧。但不可置否的是,我的确很少在他家过夜了,因为我毕竟已经开始和小叶姐姐在一起,所以这方面就只能少来了。

    孙大伯没有怪我的意思,他依旧像以前一样爱我。而且是那种很大义的爱。我有一次问他:“大爷,你能认出我的车是警车,是不是因为有个男人曾经告诉过你我是警察啊?”

    孙大伯一听我这么说,笑了笑。

    我知道他是赵哥为了让老王对我死心而介绍给我的。那天我在浴室遇见了赵哥之后,赵哥就一直觉得我对不起老王,所以他把我介绍给孙大伯。

    后来孙大伯对我说,赵哥其实是想借孙大伯给我拉皮条的,没想到孙大伯一见到我之后竟然喜欢上了,所以我就直接跟了孙大伯做了朋友。

    我在找到老王之后去找过赵哥,赵哥见了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我没有怪罪他的意思,毕竟没有孙大伯,我也找不到老王,况且孙大伯还是一个这么好的老头,我求之不得呢。赵哥嘱咐我要我好好照顾老王,他还说,老王不喜欢他,只喜欢我,所以他尽不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我要做到。

    我对赵哥说,这些都不用你来嘱咐,怎样对待老王,我心里明白。

    赵哥也说,说如果我还做对不起老王的事情,他会想办法对付我。

    我也对他说,我只能原谅你一次,你现在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老王这老头子其实算不上是同志。他做技师这一行,也是被逼的。被生活,被外人,被朋友。

    他的故事太多了,我也不知道我能讲多少,但我所知道的,就远不止这些。老王给我的,就是谜一样的历史,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蕴含着太多我所想不到的层次。

    和小叶姐姐开始交往后,我觉得我算是脱离了苦海。因为老王不再催我了,家里人也不再催我了。

    但有一个人,我低估了。还是老王!

    那天我和老王去了他的“家”之后,我问他:“这个金大爷是你的老朋友?”

    老王“嗯”了一声。

    “看他的样子,好像他认识我一样。”我说。

    “嗯!嗯?他怎么能认识你呢?”老王愣了一下,说。

    “我就是感觉啊,我就是因为知道他住哪里了之后,才找到你这里的。”我说。

    “噢!你怎么找到他的?你怎么知道他认识我?”老王问我。

    “不告诉你!你什么都不和我说,我也藏一点儿秘密。”我说。

    “那你……不是通过张老板找过来的啊?”老王一脸的疑惑。

    “当然不是啊,张老板早就忘了你住哪里了。我是一直在金大爷楼下蹲点儿,才看见你的。”我说。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老王好像幡然醒悟了一样。

    “呵呵,怎么,没想到吧!我可是搞刑侦的!”我得意地说。

    “呵呵,你呀!”老王瞪了我一眼。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老王惊讶的不是因为我找到了他,而是别的事情。

    我和小叶的姐姐开始交往后,我也经常会去看老王。我当然也希望他继续去我们小区值班,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老王的住处离我家不算近,所以我就不可能天天都往他那里跑。平时的日子都上班,周六周日还要“身在曹营心在汉”,所以几个月,我过得并不轻松。

    我也不知道老王何时和孙大伯联系上了。可能又是赵哥在中间弄得。

    有次我晚上下班很晚,直接去孙大伯家里过夜,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要和我分床睡!

    那天我心情大好,所以晚上来到了孙大伯家。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来看看这老头。我把大部分地时间都花在女友和老王的身上了,所以觉得对不起孙大伯,而且我也真的有点想他!

    孙大伯见我来了,依旧是十分高兴。看着孙大伯长满胡茬的脸,我还是忍不住亲了一口。

    孙大伯见我亲了他,说:“你小子不是有女朋友了吗?怎么还喜欢我这老头子啊?”

    我笑,说:“您说呢?我现在正在努力喜欢女人呢,不过你太好了啊,看见就想亲。”

    孙大伯也笑,说:“亲亲就好了,别的什么的就算了!”

    我一听,知道孙大伯这是话里有话,但我没有在意,继续和他聊天。

    我说:“大爷,我现在有女朋友了,您也就一个人了,我不常来,您寂寞不?”

    “哈哈,你小子是想知道大爷是不是还去浴室吧!”孙大伯笑着说。

    我的确就是这个意思,但我没理由要求孙大伯不再踏入浴室。毕竟我不在他身边了,没有了说话的权利。

    孙大伯说:“其实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大哥,对我这找老伴儿的事情啊,可积极了!我推都推不掉!”

    我说:“那怎么办?大哥是关心你啊!要不你就去我大哥家,给他们两口子看孩子呗!”

    “这也行,但是不能领别人回来过夜了!”孙大伯调皮地说。

    “说,你认识我以前,是不是也领回来过别的帅哥?”我假装严肃地问道。

    “没!这没有!别的帅哥哪有你好啊!我不太喜欢年轻的,我喜欢略微上了点年纪成熟些的。三十、四十来岁的行,二十多的都不喜欢。”孙大伯说。

    “可三十四十的都有家。”我说。

    “是啊,所以最多是在浴室玩玩,领回家的,可真就你一个呀!”孙大伯说。

    我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我已经开始踏出圈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