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伯的博客

想 想我和我想的你

 
 
 

日志

 
 

【引用】【转载】同人堂【十七】【恋老情怀】  

2012-01-04 23:1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同人堂【十七】【恋老情怀】 - 眷恋夕阳 - 【天堂的颜色】来自天堂的故事--
 
 
看着大肚佛可笑又可爱的样子,我笑着递了一支烟过去:“老爷子请抽烟!”
    “唉呀大记者呀,我这人呀是啥都不好,坏得一无是处,就是好在不抽烟。谢了你的烟。”大肚佛说。很客气的用双手推开我给他递烟的手,在我身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一幅肥硕的身体硬是将一个单人沙发占了个满满当当。再细看,光光的脑袋,五官丰满,毛尖雪白的寿眉斜搭在双目之上,四肢粗壮,白肤很白,穿着乳白色的宽大的唐装,又大又圆的肚皮显得尤为突出。整体看来,慈眉善目,瞧这架式,大肚佛的称呼还真是非他莫属了。
    “老爷子,你过来之前也先给我打一个电话嘛,要万一我不在家,你岂不要白跑一趟。”坤叔将一杯泡好的茶递到大肚佛面前。
    “打电话管啥用?我每次给你打你也不在家呀。今天我正好路过这里,就想到试试运气,没有想到你真在家。看来想要见到你还真得靠运气才得行。”说完。他又哈哈的笑了两声,还似乎是有意无意的用眼光扫了一下我的全身。
    “吃早点了吗?我和明哲刚吃完,要不我给你冲一杯咖啡就点饼干?”
    “我吃过了。一碗稀饭,四个肉包子,每天早上雷都打不脱。”他大着嗓门说,又是哈哈一笑,还用手拍了拍他那似乎很值得他骄傲的大肚皮:“算起来我们都两个月没有见面了吧。”
    “差不多,我这些时间一直在北京,所以没有与你联系。”
    “唉!这就叫人怕了名猪怕壮呀,名气大了,找你的人就多了,就把我这个老头子抛在一边不闻不问了。”
    坤叔笑了笑,又抬头将杯里的最后一口咖啡喝了一个干净。
    “大律师,你看今天天气不错,要不我们去桃花谷钓鱼?”
    “钓啥鱼嘛,我昨天刚去钓了。”
    “你一个人?就不怕和上回一样差点回不到了家。”
    “这个你放心,我是和明哲一起,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上次钓鱼就是明哲送我回的家。我和他也是那一次相识的。”
    “哈哈哈,原来如此,看来你们俩个的缘份不浅嘛。”他说完又是哈哈一笑,侧头看了我一眼。
    我也冲他笑了笑。这下听到坤叔又提到我,便急忙笑着说:“是呀,想不到平时体体面面的代大律师,也会有那一天,老爷子您是不知道,他那天是被雨淋了个透,浑身是泥,让我看着都可怜。”
    “是不是呦?”大肚佛看着坤叔问。接着又是一阵招牌似的哈哈大笑:“看来你们可真是有缘人呐。”说完,他又眯着一双眼睛冲我笑了笑。
    我也笑笑:“是,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
    “行了,看你们俩这一唱一和,没有一个正经!”坤叔打断了我的话。又说:“先不要取笑了,就说说今天怎样安排吧。”
    “我看恁个,到我家算了。”大肚佛说。看了看我,又看着坤叔。
    “到你家去?明哲还在这里呢,去你那里干啥。再说我今晚的飞机到北京办事。要不我们去……”坤叔正要再说啥,电话又突然响了起来:“喂,小陈你有啥事吗……哦……嗯……嗯……还有这样的人……你告诉他,就说我们事务所现正放五一假,律师们都放假了,让他有事过完五一再过来……啥?他不干,那今天的值班律师是谁?你让他接待一下……什么?他非得要见我?不见到我他就赖着不走?……嗯……嗯……嗯……我知道了,要不这……这样吧,我这就到所里一趟,你先稳住他们的情绪,有啥事我过来再说……”说完,坤叔挂了电话。回过头看着我说:“对不起二位!我现在必须要去一趟事务所,不能陪二位了,要不你们就在我这里休息,等我回来了再商量去哪里玩?”
    “你现在就要去事务所?看来我又得给你开车了。”我站起身来。
    “明哲,我看还是算了吧,我的司机就在这附近,打电话他几分钟就过来了。”
    “不!我很乐意为你效劳。”我笑。
    “贫嘴!那就麻烦你送我一趟算了。”他愣了我一眼,匆忙进屋换衣服去了。
    “所里有啥急事?”可能是见坤叔有点急,大肚佛也站起身来,可能是他肥胖的身体在沙发里填得太实在,站了几下才立起身来,又扭着大屁股急忙跟上去问。
    “有一对老夫妻说是非要见我,如见不到我,他们就赖在我所里不走。说他有天大的冤屈要对我说,还说啥如果我不理他,他就死在我所里算了,反正他们也不想活了。”
    “啥?天底下还有这等不讲理的人?这到底是在找律师打官司还是在找律师的麻烦嘛。”我跟在坤叔身后,急忙问。
    “嗨,你说现在这世道,啥样的人没有?我还见过有人拿着刀放在我的脖子上,逼着我为他打官司的人呢。”
    “啥?真有这样的事嗦,那……那……你啷个办……”大肚佛似乎吓着了,大声的问。
    “呵呵,这还不好办,让他把刀往下放呀。”坤叔一边说,一边脱下睡袍,急匆匆的往身上套着外衣,换上一件淡红的短袖衬衫,扎进下面一条深色的西裤里,系好皮带,看起来很是精神。
    见坤叔很急的样子,我也不再问啥,急忙换好自己的衣服,坤叔也已经准备就绪,急忙提起床头柜上的皮包往外走。又回头问:“老爷子,那你怎么办?要不跟我们一起去所里?或者是你就在家等着,等处理完事情,我回来再请你和明哲一起吃饭。”
    “呵呵,算了,你这个大忙人还是去忙你的事吧,我这就先回去算了,这些天放假,他们一帮人可都天天朝我那里跑呢,我不在家也不好,这饭就留着下回吧。”
    “这样也好,你看我们也不顺道,看来你只好自己坐车回去了。”
    “哈哈,没得啥子,你们忙就是了,我自个回去就行。对了大律师,你不忙的时候,可不要忘了我这个老朋友呦。”
    “看你说的,我啥时候敢把你给忘了嘛。等我处理完所里的事,如果有时间我再给你打电话一起吃晚饭,不行的话,只能等我从北京回来后再与你联系了。”
    “要得!要得!你忙去吧,等从北京回来后不要忘了联系我,对了,小哑巴可是老早就想你了。”
    “呵呵,那你就告诉他我没有时间见他就是了。”
    三个人急匆匆的出了门,我将车从路边的停车位移出来,坤叔匆匆的上了车,我对着外面的大肚佛挥了挥手,快速的将车开出了小区。
    “坤叔,你给我指路。”我说。
    “你直着往前开就是了,到了路口我再给你说。很快,这里过去只要十多分钟。”
    “坤叔,也许没有啥?你不要太着急了。”看他很急的样子,我安慰。
    “但愿如此。”

“对了坤叔,林老爷子他说的小哑巴是谁?”我又问。

 

“这个……说了你也不认识。”坤叔有些吞吐。
    “听林老爷一再提起小哑巴很想你,看来你们很熟。”我又试探着问。
    “小哑巴是老林收养的一个孩子,我与老林熟,自然也就与他熟了。”
    “你与林老爷子是怎么认识的?”
    “有些年头了,说来话长。”他似乎不想在大肚佛和小哑巴身上多费口舌。
    “你与他仅仅只是朋友?”我又试探着问。
    “没一个正经!不是朋友关系还能是什么关系?”他佯怒,瞪了我一眼。
    “当然可以还存在其它关系嘛,比如……”我看着他笑。笑得有些坏。
    他又瞪了我一眼,打断了我的话,这时正好他的电话又再次响了起来。而这一路上,坤叔的电话总是接个没完。听起来也都是与打官司有关的话题,看来坤叔的业务真的很忙。
    不好打扰,我一边静静的开车,一边却想着心事,想着同人堂的堂主为什么会与坤叔认识,坤叔曾经对我说过大肚佛老林是他的老友,而事实上看来,他们之间关系也确实非同一般。
    坤叔为啥会与本市同志圈内很有名气的大肚佛认识?他们之间仅仅只是正常的朋友关系么?不!不太可能!从他们之间那有意回避我的谈话内容看出,他们是在有意的回避我。
    难道坤叔真的也是一位同志?难道大肚佛在网上与我聊天时提及的他那位非常优秀的同志朋友真的会是坤叔?
    想到这里,我的心思很是复杂,似乎又有着说不出的悲喜交加。
    喜的是,如果坤叔真的是同志,那我与他之间也就有了相爱的可能。这样一来,比起去扳弯一个直人要容易得多。而从坤叔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我并不反感,这似乎暗示着我与有着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而悲的是,坤叔说过他与林老爷子是真正的好友,而这是不是也说明他与林老爷子已经是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是不是坤叔也只喜欢老人,喜欢林老爷子那种白白胖胖的老头?同时,大肚佛一再提及小哑巴很想坤叔,那小哑巴与坤叔之间到底又有着什么样的一层关系?如果他爱小哑巴,或者是他爱着大肚佛,那他还会接受我的爱么?
    心思很复杂,坤叔在不停的接打着电话。但我已经不知道他在讲些啥了。
    十多分钟后,车子停在了樱花国际商务大厦楼下,这是本市有名的五星写字楼,据说是一个日本富商投资兴建。
    “明哲,你先把车停到楼下车库去,我先上去了,你可以从车库直接乘电梯上二十楼。”说完,他下了车,急匆匆的进入了大厅。
    我停好车,直接从车库上了二十楼。一出电梯,正对面便是一面黑白相间的花岗岩石装饰设计的形象墙,上用行书写着“东江市鼎天律师事务所”几个金色大字,庄重而有力感,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
    往右拐,是一道自动玻璃门。
    “您好!请问您是明哲先生吗?”
    刚一进门,漂亮的前台小姐甜美的声音传了过来。细一打量,她五官端庄,淡妆清雅,尤其是她一头黑得发亮的秀发扎成马尾,直拖至她的臀部,整体感觉很漂亮,给人一种朴素淡雅之美。
    在她接待台后面的墙上,用草书写着“铁肩担道义,雄辩定是非”十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呵呵,美丽的大美女!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笑了笑。
    听我如此称呼她,她似乎有些害羞的抿嘴一笑:“是我们代主任告诉我的,他现在正在他的办公室接待客人,要不您先在会客室坐坐?”她又递给我一杯刚泡的茶水,看来她是在我进门之前已经给我泡好了茶水。
    “不坐了!我先随便看看。”接过茶水,我又冲她笑了笑。
    “那您就请随便!”她的声音总是很甜美,就像是春天的百灵。
    这是一个装修很气派的综合办公区,虽然颜色以灰色为主,但整体素雅而不失庄重。首先是一个大概有四五十人办公位的大厅。从中有分为民事、刑事、房地产及涉外等不同部门。再往里,又是一个相对更为独立的小的分区,上面挂着“法律援助部”的牌子。
    可能是因为五一,这时大厅里只有一两个值班律师正在坐位上看报纸。见我进来,纷纷向我点头微笑。
    我也微笑致意。
    大厅的正北方,是一方暗灰色的墙面,上面是图片展区,我走上前去细看,除了事务所的和种荣誉奖状和证书之外,还有许多的国家各相关部门的重要领导接见坤叔时的合影。其中有一副较为陈旧的放大了的照片,我仔细一看,上面写着“东江市十大杰出青年”。坤叔穿着蓝色的西服,胸戴一朵大红花。看起来竟然有些土气。想必,那应该是坤叔刚出名的时候吧。就在他的身边,我又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我们报社的罗总编。不错,这上面正是他的名字。
    而在整个墙面的中间,是一幅最大的照片,上面是的介绍是坤叔在XX大会堂受XX领导亲自接见时的画面。看来,坤叔的名头还真不是吹出来的。一个律师能受到这种高规格的接待,一定有他的非凡之处。
    再往前走,是一条通道,两边是单独的房间,挂着助理室、办公室主任室、会议室、会客室等等一些名字。在往前走,直到尽头,又看到了副主任室和主任室的房间。
    此时,主任室里正有人在大声的谈话,看来,坤叔正在接待客人。
    本想站在门边听上几句,可不想门却突然开了。
    “小陈……”坤叔突然出现在了门口。我吓了一大跳,他似乎也是一愣:“哦,明哲你上来了,要不你也进来听听……”
    “你们谈工作,我进来恐怕不方便吧。”
    “没事儿!以你记者的敏锐观察力,这事也许你还能帮得上忙。”
    “那好呀,我倒是想听听是什么事了。”我说,进入了房间。
    “小陈,给这里重新泡几杯新茶进来。”坤叔又对着外面前台大声的叫了一声。
    进入坤叔的办公室,我眼前一亮,首先进入视线的是在坤叔的座位后面的墙面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上书“大律师”三个大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入木三分。上前一看,落款竞然是我国当代相当有名的书法家XXX的作品。
    “明哲,这里坐。”坤叔跟了进来。
    “是。”我回过身来,也就在我回头的当隙,我看到了在坤叔座位对面的长条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位老人。男的较瘦,身材苗条,五官清秀,嘴唇上一层短短的胡茬有些花白,一头花白的头发像是刚刚理过一般,三七分开,梳得整整齐齐,有一丝飘逸之感。眉毛较长,戴着一幅黑色的塑料镜框近视眼镜,脸上最明显的一个地方便是,在他靠近左边的嘴角有一颗豌豆大小的黑痣。穿着一件乳白色的休闲西服,下配淡灰色的布料裤子,显得干净清瞿。整个看起来斯期文文,颇具学者风度,是那种看起来非常养眼的帅老头。
    而与这个老头的斯文清秀相比,坐在他身旁的女人却显得太胖了一些,肥脸肥身,大鼻大眼,头发灰白,归到后脑勺笼在一起。一身宽松的碎花外衣,黑色的直筒裤,若论体重,估计这个老头也就她的二分之一。看起来,老头也要比她年轻不少。这一胖一瘦,一美一丑对比明显的两个人坐在一起,多少觉得有些滑稽。
    此时,他们也都在注视着我。眼神相碰,我们又都急忙避开。
    “钟教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明哲,本市日报社的高级记者。”坤叔走了过来。然后又对我说:“明哲,这位是东江医科大学的钟建业钟教授,旁边这是他的老伴周大夫。
    “二位好!”我急忙招呼。
    “哦,哎呀,你就是日报社的明哲大记者呀,我们家订的就有日报,我对你的这个名字可早就是如雷贯耳了。很有幸今天能见到你。”姓钟的教授急忙站起身来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热情招呼,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老伴,并急忙松开紧握住我的双手。
    他的老伴也站了起来,先瞪了钟教授一眼,然后又与我握了握手。
    “呵呵,钟教授您过奖了!”我一边心想,看钟老头这斯文儒雅的样子,怎样也不像坤叔所讲的接电话时的那种如果见不着坤叔就赖着不走的无赖嘛。  

 

 

 

中国谚语大全 - 眷恋夕阳 -眷恋夕阳 博客

 

透明Flash素材—眷恋夕阳及代码 - 眷恋夕阳 - 欢迎光临  眷恋夕阳


点击进入【眷恋夕阳的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6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