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伯的博客

想 想我和我想的你

 
 
 

日志

 
 

【引用】【转载】同人堂【七】【恋老情怀】  

2012-01-04 23:0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同人堂【七】【恋老情怀】 - 眷恋夕阳 - 【天堂的颜色】来自天堂的故事--
 
 
 
“大肚佛?”我一愣,然后又黯然失笑。正想再问他点啥,可他却已经下了。
    好个成钢!真个是雷厉风行,干净利落,来如影去如风。
    或许是出于好奇,也或许是无聊,我打开刚才最小化的大肚佛的好友请求。加上。
    很快对方就发了一大堆的笑脸过来,在一大堆的笑脸后面是一长串的哈哈。
    “有意思!”我心想,回了一个“?”
    “哈哈哈,毛毛雨大作家,你可好呀!”又过了一会儿,他回过来。看来他打字很慢。毛毛雨是我聊天时的网名。
    “你笑啥?”我问。
    “哈哈,我在笑你总算是加了我。”
    “呵呵,我加你是因为你的执着。”
    “就是就是!想不到要加你恁个(这样)难。但我想你一定会加我的,不然我会一直找你个没完。”
    “很有意思!可我们并不认识。”
    “哈哈哈,认识不都是从不认识开头的吗?”他反问。
    “不错,不过你应该申请好友时附上你的介绍,或者是理由,我还以为是谁加错了呢。”
    “哈哈,谢谢大作家的提醒!老生我以后牢记便是。”他总会用上哈哈二字,不知他在生活中是不是真的喜欢笑。
    “我叫毛毛雨,不喜欢你刚才的称呼。”
    “哈哈,怪我,怪我。我看过你的同志小说,有的地方我都感动得哭了,要让我这个老头子掉眼泪可不是件容易事呦,真是过瘾得很呦。”
    “你是同志?还是老头?”我直截了当。明知故问。
    “哈哈,当然,当然,对了,我70岁,是朋友把你引荐给我的。”
    “是谁?”我又明知故问。
    “就是不给你讲。”他回道,又在后面加了一长串的笑脸。
    “大肚佛。是因为你的肚皮很大吗?”
    “反正不小,又大又白,别人都恁个叫我,我便干脆用了这样的一个网名。”
    “你人缘一定很好!”
    “哈哈,你又说对头了。”
    “看来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因为你不只肚皮大,而且爱笑。”
    “哈哈,我自己也恁个认为。”
    “你的朋友一定不少吧。”
    “啥子意思呦?”
    “作为同人堂一堂之主,作为同志圈的资深前辈,朋友自然会很多的了,更何况还有万人迷的身姿。”我回过去,自己捂着嘴好笑。
    “你……你……都晓得了我底细?”
    “就在刚才。”
    “哈哈,我想一定是我们同人堂的台柱子告诉你的,这样也好,少得我自我介绍了。”
    “台柱子?”
    “哈哈哈,这个你就不晓得了吧,我们同人堂的台柱子就是钢娃子。”等了半天,他总算是回了过来。
    “钢娃子?……他是台柱子?”我马上就想到了钢娃子就是钢哥无疑了。
    “是,他的歌唱得好,而且会唱京剧。”
    “当真?想不到他还是多才多艺。”
    “我们同人堂多才多艺的人多得是呢,如果你能加入同人堂!我们同人堂就更是藏龙卧虎了,我们同人堂很需要你这样优秀的人。”
    “也许吧。我一向胆小,从来不会轻意暴露身份。”
    “我晓得,但我敢肯定,你一定会加入并喜欢上我们同人堂的。”
    “实话告诉你吧,直到现在我都从来没有出入过同志酒吧。”
    “我这里不是那些鱼龙混杂的地方,更不是酒吧。”
    “不是酒吧?那为啥叫同人堂?不是同志聚会的地方吗?”
    “同人堂就是我的家。”
    “你的家?”我好奇。
    “是我这个偏僻的独家小院。”
    “你是说你将自己的小院弄成了一个同志聚会的场所?”我有些不相信了。一个胆子再有多大的人也不会把自己的家弄成同志场吧。
    “哈哈,正因为是我的家,所以要想进入我同人堂也非易事,没有经过老夫我的允许和我亲自邀请的人拒绝入内。我们每个周六都会有聚会,但不是聚众淫乱,是结交朋友,谈谈心散散闷,当然了,我这个人不只肚皮大,心眼更是好,经常还会从中牵点线,不瞒你说,有好几对同志爱人都是我介绍成功的呢。”可能是这个回复有点长,过了许久,他总算是回了过来。
    “呵呵,这倒也不错,看来你不只是万人迷,你的口才一定也不错,红娘可不是随便能做的。同志都过得很累,能有一个相互倾诉心里话并解闷的地方一定不错。”
    “就是!我们同志都过得很累,所以我们要自已去寻找自己的快乐。我们这里人不多,但每一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欢迎你早日加入,这里会有你写不完的真实素材。”
    “也许吧。”我说。
    “我想你会来的,因为你叫毛毛雨,没有哪个人会想要了解你真实的身份。”
    “如果有一天我来,我会在QQ上给你留言,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要下了,明天还要上班。”
    “好的。再见。我等着你的消息。我欢迎你来,还会想你。”他说,最后还是一长串的笑脸。
    因为大肚佛打字的速度实在是太慢,聊完天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钟了。关上电脑,洗完澡上床休息,却一时无法入眠,说实话,我并无要加入同人堂的一丝想法,故事天天在发生,要写文章的素材多得是,何必非得要加入同人堂。再说平时工作太忙,我也没有精力和勇气再去写一部长篇了。
    不过大肚佛这个人较有意思,不失为一个聊天的好朋友。
    最后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进入梦乡的,只是起床时还清楚的记得我又在梦中见到了坤叔。
    甚至在迷糊中似乎还摸到了坤叔的小眼睛和他嘴上那一抹张扬个性的胡须。
    我知道我暗恋上了坤叔,只是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坤叔能够如此迅速的占据我的心。工作久了,经事多了,心态就更成熟了,除了懵懂初恋时那一份勇往直前生死相许的豪情外,这些年,我已经开始努力让自己忘却同性情怀,为了车,为了房,为了虚幻的名利和更为富余的生活而碌碌的工作,奔波于春夏秋冬,周旋于形形色色的人群之间。
    时间飞逝,事业略有小成。但我却并未因此而更加快乐。
    相反,快乐似乎离我越来越远。
    我开始发现,失去理想和斗志的生活,注定将不会再有激情。
    没有真爱的日子,如同一叶无法靠岸的孤舟。没有了牵挂与寄盼,空洞的生活轻飘飘的似乎失去了应有的重量与质感。
    因为一次伤害,我开始怀疑真爱的存在,虽然内心深处,依然执拗的向往。
    坤叔就像是一粒不经意之间蹦入我心灵的石子,再一次的激起了我爱的涟漪。
    难道世界上真有一见钟情?难道,爱上一个人真的会如此简单?即便仅仅是一面之缘。
 
 
 星期一,强打精神上班。
    本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地段正在扩建,但在拆迁过程中却遇上了大麻烦。在扩建的范围内有一条存在上百年的木板房老街,作为本市的一个旅游景点,得到了市府一直以来的重点保护,但作为城市发展的需要,现在又不得不“忍痛”拆除,再说在那寸土寸金的地段,不进行商业开发实在是太过浪费,便规划在原地建一个集购物、娱乐、五星酒店和五星级写字楼为一体的地标性双子塔高层建筑,通过招商引资和公开招投标的方式确定了上海的一家知名房地产公司对其进行开发建设。
    但在那里住了一辈又一辈的老居民们却不卖开发商这个帐,虽然绝大多数的居民抗不住政府的一再从中“撮合”而陆续做了搬迁,但最后剩下十多家老居民硬是联手抗拆,以数十人的血肉之躯抵抗开发商的挖机的铁身钢臂,虽然开发商有政府在背后撑腰,但终不敢对钉子户进行人身伤害。于是便将钉子户们所居住的四周先行进行了开挖,并已经形成了深达三米的基脚,现正赶春雨时节,深挖的基脚已经形成了水池,于是十多户连在一起的钉子户们的住房他也就成了一片高高在上的小小的孤岛。他们近二十人都住在孤岛上的小房子里,房顶上插上旗帜,打着还我家园的巨大横幅,誓死与已经开进场的开发商对抗到底。对立已经僵持一月有余。在全国已经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对于这样一个重大的新闻素材,我自然是早已欲报之而后快了。但罗总编早已向编辑部下了禁报令,并在报社全体记者的会议上作了委婉动听的警告,说我们这是日报社,属党报党刊,亦是市委、市政府的喉舌,对于这样涉及到地方政府与民意对抗的事件千万不能轻意报道。于是只好作罢。
    但现在形式又有所改变,因为这件事是早已包不住了,全国各地的媒体早已对此事报道得满天飞。再充耳不闻装聋作哑已是不行,于是罗总编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作了富含深意的谈话,让我对此事作一个专门报道,当然前提是在文字上要慎重考虑,不要给自己和报社找麻烦。最后还不忘夸我两句,说是这样艰巨的任务也只有我才能完成好了,他将这样的任务交给我他一百个放心。
    从报社出来,我苦笑不已。我明白罗总编的心思,作为一社之长,他的位置来之不易,丢了可惜。和大多数当官的人一样,嘴巴上整天官话连篇,实际上又有几人真正的把老百性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我反感,但我又不能不服从命令,更何况是罗总编跨过编辑部直接下达给我的任务。现实如此,也不是某一个热血的记者所能够改变。真正的言论自由对于我们东江日报社来说,万万不能。
    自然,这样的报道也就提不起我多大的兴趣和激情了。去了一趟拆迁现场,工地四周早已围上了高高的淡蓝色的挡板,挡板上印着十分醒目的“求创新求发展,还市民一个都市梦想。”的标语。入口处,停着十多辆警车,数十个开发方的保安或者更应该叫做打手的人神情严肃,像是要吃人一般,对于每一位到场的记者都严加防备。红线外围着黑压压的人群,多数的是看热闹,时不时也会有人大声的叫冤。骂开发商缺德,唯利是图。看来他们还不并十分清楚开发商背后的推手是谁。
    面对这样的场合,想要进场采访是绝不可能了。只好在外围通过一些民众了解了一些情况,进不了现场,反正也做不了采访,便又开车前往拆迁地所属区政府,区政府的宣传部李部长还算客气,他亲自接待了我,先是亲手为我泡了一杯热茶,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领带,正正规规的坐在我的对面,一脸无辜状,并对我提出的几个问题都作了细致而又慎密的回答,让我听不出一点破绽,好像是连他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经过提前背好了的一般。甚至是让人感觉到他们政府在这件事上的可怜之处来,看来错都在百姓身上,看来是那些想要用生命保留祖辈们留下的基业的“刁民”们自己的过错了。
    从区政府出来,正好中午,到不远处的一个麦当劳吃了午饭。回到车上,竟不知该何去何从。我不想完全站在政府的立场上去写这份报道,但我又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的居民。一边倒的报道不作也罢,今天先且放下,回头再说。
    坐在车内,点上一只烟,无聊之极,于是又想起了坤叔。我开始发现越是在自己情绪低落想要找一个人倾诉的时候,就越是容易想起坤叔了。
    急忙给他打电话过去。很快就接通了。
    “尊敬的大律师先生!在办公室上班吗?”我习惯性的调侃,内心却无法控制的激动,已经有两天没有听到他那诱人的声音了。
 “你是……”电话那头,坤叔迟疑。
    “呵呵,大律师先生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这么快就听不出我是谁了?我的心可真是冰凉冰凉,我真是感到好悲哀好失败……”我笑着继续调侃,可心里真的很凉。
    “哦……你……你是明哲,不认识你的电话,所以就……”他似乎有些尴尬,还是那种让我心醉的清亮且磁性的中音。
    “很荣幸你没有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我可是想你想得一夜未睡呢。”
    “明哲大记者呀,你总爱拿你叔开玩笑,我也能让你失眠?”他似乎惊愕,不知道他此时是什么样的一副表情。
    “律师大人!今晚有时间吗?要不出来聚聚?”
 
 

中国谚语大全 - 眷恋夕阳 -眷恋夕阳 博客

 

透明Flash素材—眷恋夕阳及代码 - 眷恋夕阳 - 欢迎光临  眷恋夕阳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