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伯的博客

想 想我和我想的你

 
 
 

日志

 
 

2012年05月02日  

2012-05-02 12:0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吗?金香玉全陪一天要收费800块?他真的有如此吸引力?难道他真的是有着啥迷惑人的魔力?”我扭头看了一眼钢哥。问。
    “你见了就知道他有多迷银(人)儿了。”
    “呵呵,看来我是不得不见他了。”
    “哈哈,你见他之前先通知我一声,我让他给你打个八折,再给你来个全套服务。”
    “去你丫的!”我学着他的口气,又瞪了他一眼:“我见他可不是为了与他上床。”
    “不与他上床?那你见他干蛤(啥)?”
    “因为他是一个非常有趣而且特别的帅老头!”我笑了笑,岔开话题:“大肚佛这个人到底怎么样?”
    “大好银儿(人儿)一个!也是很多喜欢胖老头的银儿的坠(最)爱!”
    “难怪他又叫万人迷,那你爱他吗?”
    “我只说他可爱!”
    “喜欢他吗?”
    “还行!”他看着我。
    “是属于那种你喜欢但不爱的人范围之内吧!”
    “老兄,你就干脆直接问俺与他做过没有不就行了吗。”他明白了我的意思,笑了笑:“这是机密,俺不告诉你!”
    “那他的性伙伴多吗?”我又问。想着他一定比我更了解大肚佛。
    “应该不少!”他又说:“他胖得可爱,而且还有老多的银(人)儿喜欢他。”
    “那小哑巴呢?”
    “小哑巴只喜欢大肚佛一个银(人),所以他总把大肚佛看得很紧,好像是还经常在大肚佛面前生气不吃饭呢。”
    “呵呵,看来小哑巴倒是专一。”
    “可惜他却偏偏只喜欢上了大肚佛这个花心老头。你不知道,小哑巴长得很漂亮,喜欢他的银儿可是老多了,据说是他在酒店上班时认识了一个上海来的富翁,非得要将他带到上海去,可小哑巴就是不愿意。就算是在本市来过同银(人)堂的银,也有好多喜欢小哑巴,但没有一个得过手。”
    “看来小哑巴一定很逗人爱。”我笑了笑:“八码头到了,现在怎么走?”
    他将头往窗外观察了一下,又望我笑了笑:“前面路口往右,顺着小道往上开。”
    “车要开进去吗?”我问。
    “咋啦?不想样(让)银(人)记住你的车牌号?”他似乎是一下看破了我的心思,笑了笑:“那就直接往前开,不远处就有一个停车场,债(再)说开上去也不能直接开到他的家。”
    将车在停车场停好,然后又跟在钢哥身后顺着一条只够一辆车能通行的小道往前走去。这是一条从大街直接延伸到后面村庄的小路。四下显得如此安静,零星的有灯光从农家的窗口照出来,因为光线很暗,看不清地里是种的何种瓜菜,满眼墨绿。站在这里可以将整个的码头尽收眼下。在这里乡村的安静与大街的嘈杂竟然可以相隔如此之近。
    “哥们儿,看到了吗,就债(在)那里。”钢哥指了一下两百米开外的一个小院。虽然可见灯光,但因为太远而不闻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这真是一个好地方!”我说。又跟着钢哥顺着路口踏上一条田间小道,没有路灯,但淡淡的月色加上手机的光亮足于照亮脚下的路。
    “是!债(在)这里就算是闹翻了天也不会有人知道。”他说。
    “这样的同志聚所比闹市中的同志会所可要强多了。”
    “主要是安全!”他加快了脚步。
    走到小院门口,原来院门口的一副双扇铁门并没有锁,虚掩着。而且没有像一般农家那样一进门就会听到狗的叫声。
    “进来吧。”钢哥在前面轻轻推开铁门,回过身来让我先进。
    “哥们儿,咋整呀,我老紧张了!”我学着他的口音说。
    “呵呵,怕啥,有哥我债(在)呐,谁也不敢欺负你!”
    进入院内,原来里面是一个不小的院坝,围着院坝周围种满了各种盆草。在院角挂着的一盏路灯照明下,可看到花朵闻到花香却难分花的色彩。大门的正对面,也就是进入大门的正前方是一幢两层楼的房子。左面是一个盖着黑瓦的厢房。在一般的农家,这不是厨房就一定会是猪圈什么的。
    整个小院看起来很小,但却很紧凑精致。能住在这里一定会很舒服。
    “怎么这么静?”我又问。心想既然是今晚有活动,怎么会听不到一丝的声音?
    “就是!难道是大家都没有来?要不就是大家都忘了今晚的活动?要平时只要我一到,大家可早就出来迎接了。”钢哥似乎也觉得不对劲。
    “呵呵,我不这么想。”我笑着说。
    “啥意诗(思)?”
    “也许今晚根本就没有活动。”
    “你丫不相信我?你以为我是想以有活动为名把你骗过来?”他看着我。
    “不!我的意思是大肚佛想把你骗过来。”
    他看着我,似乎不明白。
    “看着我干嘛?你不是说大肚佛平时很随便吗,我在想他见了你这等迷人的大帅哥,还会轻意放过你?”
    他还是看着我说不说话。
    “唉呦,我说老兄呀,你咋还不明白,其实今晚就是大肚佛想要和你同床共枕,翻云覆雨,共度良宵,所以设了一个谎,让你过来与他……”
    “扯犊子吧你!他要对俺下手还用得着整这些玩意儿!”他没有回头看我,又四下打望了一下:“平时活动都是在二楼的大客厅里,咋个今晚连灯都没有开?”
    “呵呵,我看我们今晚来得不是时候。”我又笑了笑,心里也在怀疑,从铁门没有上锁可以看出,大肚佛应该知道钢哥会来,至少他一定是在有意为谁留着门,可除了院坝的角落里挂着一盏昏黄的吊灯之外,整座小楼没有一个窗户里有灯光。关键的是现在时间还早,大肚佛应该不会已经就寝。
    又黑又静!甚至使得我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大肚佛不会有啥事吧?
    “不着劲!,老兄,我们快上楼看看!”钢哥似乎也有些心慌了,用手机作亮,快步顺着右面的楼梯往二楼冲去。见他这惊慌的样子,我的心也跳得更厉害了,快步跟了上去。
    上了二楼,顺着走廊并排着三个房门,钢哥急忙用手去推中间的门,看来这中间一定就是大客厅了。可门推不开,从窗缝中可见里面还是一片漆黑。
    “老爷纸(子)老爷纸!你这是在整啥玩意儿……”钢哥大声叫了两声,可是没有回声。又接着去推另外两道门,还是推不开。他便接着大声的叫:“大肚佛!大肚佛……你要敢背着小哑巴躲在屋里偷银(人)儿,看俺不割了你的鸡X炖汤……”
    可屋子里还是没有人应,钢哥这下可真是急了,用拳头咚咚的捶了两下房门,嘴里大声的嚷:“大肚佛!大肚皮老头!你要敢故意吓唬俺,俺撞进去割了你的老鸟泡酒………”
    情急之下,钢哥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小院里震得嗡嗡作响,骂得粗鲁又好笑,但我却丝毫也笑不出来,相反,我的心跳得就像是要蹦出嗓眼,用手从后面扯着钢哥的裤腰,不时回头看看,总觉得背后有人一般。
    钢哥也回过头看着我,用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不说话,但我能感觉得到他与我一样的紧张。
    就在这时,突然从客厅里传出了用手指拔动琴弦的声音。一声,两声,轻脆幽长,于这死寂的小院,感觉到的却是难以名状的恐怖和阴森,我全身的毛孔也再一次收紧,钢哥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紧张,退后一步,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腰。
    几声悠长的琴声过后,慢慢的琴声越响越急,也越来越大……
    再接着,有歌声响起:
    那一年/那一个春天/你挥手告别从前/转身消失在人海/我站在你身后/却等不来/你回望一眼/泪花儿如雨/风吹不散浓浓的爱恋/一年又一年/我流浪在人世间/孤独的守候/只为你的出现/花开花落依然/却不再见你的脸/思恋在心中纠缠/今生无法再忘怀……
    ……
    歌声由哀婉浅唱逐渐变得悲怆高昂,从屋子里传出来,又在院子里四下飘荡。
    一听便知这正是肖志的声音,但今晚这歌却是我第一次听到。
    从没有听过这样一首歌,歌词写得很好,哀怨缠绵,如歌如诉,于是,连这原本安宁的夜晚也开始变得多愁起来,让人听了忍不住泪下。
    我听得呆了,钢哥也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没有经历过切肤之痛的人,一定唱不出如此动人的歌。
    而就在我与钢哥刚从惊慌中稳住情绪,又立刻被沉浸在忧伤的旋律中的时候,突然门开了,客厅的灯也亮了,接着是哔哔的掌声和一大群人起哄的喧闹声,再接着有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哈哈哈,好朋友驾到,有失远迎!失礼失礼!老爷子我在这里赔礼道歉!”大肚佛特有的大嗓门总是那么响亮,而且总会是先闻其声后见其人。
    “哈哈哈,快快请进!快快请进!我们的帅乖乖台柱子来了……”大肚佛身着一件宽松的白色圆领老头衫和裤管粗得如裙子一般的大裤衩,拖着一双凉拖鞋扑沓着走了出来。
    “老爷纸(子)你没事儿吧!你真的没事儿吧!你……”见大肚佛出来,钢哥松了一口气,三两步扑了上去,先与大肚佛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又推开大肚佛的身子,用他有力的双手从两边挤着大肚佛的胖脸左看右看。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哎哟!狗日的钢娃子你轻……点行不!你大爷我好得很呢,你……你要再用力挤下去老子的脸就变成八戒了……”可能是钢哥用力过猛,把大肚佛的脸给挤痛了,一边叫一边骂。总算是用力推开了钢哥的手,先是摸了摸自己被挤痛的胖脸,不由分说,上前搂住钢哥的头就在他的额头上嗯呀一声的狠狠的叭叽了两三口。
    “死老头纸(子)!你啥都好,那你刚柴(才)整些啥,你到底想干蛤(干啥)呀你?吓我们一大跳,小心俺今晚阉了你……”钢哥推开大肚佛光光的圆脑袋,伸手在大肚佛裆里捞了一把。又说:“老骚包!待会儿俺让黄老大用大鸡XX你,又让你三天走不了路!”
    “哈哈哈……你狗日的还想找黄老大来整我!有种你就亲自上呀,哈哈哈,看来你娃子不喜欢这种特别的欢迎仪式是嗦?你半个月都不来我这个同人堂了,老爷子我心里想你得很呢,就想着用个特别的方式给你娃子一个惊喜,这可是老爷子我想了好些天才想到的好方式呢……”大肚佛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说个不停。瞧他那模样,可爱又滑稽。
    看着大肚佛与钢哥嬉笑打骂、看似粗鲁却充满温情的见面方式,我忍不住想笑,又有些感动,这一老一少,真是一对活宝!
  评论这张
 
阅读(8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