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伯的博客

想 想我和我想的你

 
 
 

日志

 
 

【转载】与老汉旅游中的暧昧故事  

2013-03-14 21:5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单位组织一批员去大连旅游,要求只带一位亲,在这单位工作具有三以上者均可参加,一切费用按百分之五十去报销,我就是其一位,带着一份兴奋,我激动的提前通知了汉。问他的意思,汉也很爽快地答应了。我对着汉说:“!一路有你真好!”汉真得是想我之所想,知我者汉呀。
    在我眼里,汉你就是这么一个潇洒,一个让我觉得很有魅力的
    在我心里,汉你就像是一棵挺拔的树,虽没有固定的姿态,却有一种遇事不惊慌,而且还特别的从容,由其就是你那开朗与自信。不得不让我由衷佩服你三分。
    由于我们时间安排充足,我们相约踏上去往大连的行程。计划先由水路去往大连,往返时,再乘飞机抵达返回。
    在单位的班车上,我一路斜靠着汉身旁坐着,时而双眼紧闭着,时而和汉聊上几句,时而看一看窗外不曾见过的景色,能和汉在一起,也许心里有些紧张吧,也许心里有点兴奋了,似乎忘记了与汉聊些什么,和说些什么,只觉得汉轻轻地放着一只手臂在我肩上,让我依靠着汉更舒服些,而我并没有注意到,汉的心情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激动。
    风嗖嗖地从窗外呼啸而过,我们不到一小时就到了,走高速还是很快哦!下车后,来到一个港口,一个叫塘沽(新港)的港口。一个看上去并不十分繁忙的港口,可能是我们来早了,离开船时间还有两小时呢?趁这还有点时间,我挽靠着汉,让我们到周边去看看,一阵海风轻轻迎面吹来,我的神经微微一震好清新啊!一眼望去却没有海岸的尽,只见一排排海水不停地拍打着岸堤,和不远处传来汽笛的声响。
   “,你看!大油轮。”
   “是啊!这么远看上去像浮动的一座房子,”顺着我手指望去。
   “,来,快站好,我给你照一张像。背景就是油轮。好吗?”
   “好啊!”晃动着不胖不瘦的身型。
   “老,别动哦!笑一下就更好了。”随着咔嚓声记录老汉健硕的身躯与发浮脸庞。
   “好了没有,孩子!”老汉不停地催促着。
   “好了,好了。”我不停地解释道。其实我已经照了几张了。
    在说说笑笑,我已跟老汉相挨着,排着队上了一艘“原”号的油轮。它大概有一百多米长,三四十米宽吧!看上去也不怎么豪华,只不过比普通船只大而以。来到下面二层找到了我们四一间的上下铺床位,间一张不大的桌子,房间虽然不大,足可以让我们度过一个难忘的不眠之夜。
    一切准备就绪,乘着天还有完全暗淡下来的时光,我和老汉来到油轮的船,而船早以挤满了,风呼呼地一阵一阵刮着。
   “老,你觉得冷吗?”老汉看了我一眼,
   “还行,你要多穿点。别着凉了。”老汉同样地关心着,其实我们都披了件薄夹克呢。迎着风,望着无边无际的海水,我们显得是这样的渺小,简直就是沧海里的一滴水吗?煞那间,海与天就交织成了那么一线,那模糊的一线。根本就分不清是海水还是天边。此时,我牵着老汉的手说着。老汉的手很凉,凉得我心里都有些担忧。此刻,黑夜就要来临了。一点点亮光慢慢地暗淡了下来。
   “老,我们回去吧!”老汉又看了我一眼,虽然点点,看得出老汉还是有点依依不舍,对着大海沉默着,仰望着。而我却不知老汉在想些什么,该说些什么。
   “老,回去吧!”我有点哀求味道和娇柔的意向。
   “好吧孩子!我们回去。我们这就回去啦!”老汉笑着推着我的双肩向前前进着,前进着。夜晚,灯很暗,我和老汉相对坐着,聊着,偶尔地发出傻傻地笑着,我们是那样的情不自禁,有时候,我面对着老汉还是有点那么的惶恐,那么的紧张。有时候,我也想逃出老汉你那双柔情地眼睛,逃出你那双甜蜜的嘴唇,去找回那离别时的宁静。但是,我心还是涌出一股对老汉你的激情,是你那沧桑与慈爱的脸把我深深地给拴住。让我没法自拔。我的手慢慢地向你隐密处伸去,移去,知道你回来时候,已经换上老那宽大的深蓝色平角裤啦!而此时的你却觉得有点睡意地动向。眯着眼睛向床舒服的地方靠去。两腿成等腰形叉开着,似乎两颗蛋蛋就在眼前,让我觉得那样熟悉,那么的诱。我此时的喉结处咽哽了一下,看着老汉将要沉睡意思。我没有了前进的动力。我没有了前往的兴趣。我刚想去上铺睡去,老汉又睁开了眼睛。其实我明白了,我看见了老汉那柔情的眼神,那不愿让我离去的眼神。我将身体移了移,向老汉旁边靠去。手还是轻柔地捏着两颗很滑溜地蛋蛋。而老汉并没有阻止我这胆大的行为。为此,老汉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我老汉并没有言语,而向我的额深深地吻去,此刻的我,心里撞起了爱的波澜,同样也亲吻着老汉那双薄厚均匀的嘴唇,而我的心已经忘记了老汉的龄,忘记了老汉那白发苍苍,正当我们兴趣盎然时候,忽然,我听到门外一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也害怕此时有来了怎么办。我的手却迅速离开了,无奈地离开了老汉的蛋蛋。
    “老!我想,我想…”我结巴着。“我想现在就去睡觉。”
    “臭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老汉用手摸着我的脸蛋说。
    其实,我在老汉面前从来说话不吞吞吞吐吐。今儿个我不知怎么了,可能这份情是期待好久了,也可能怕真的有闯进来。我心里不停地打量着,矛盾着,可是,我还是想跟老汉做我想做的事情。这时老汉说着话。
   “孩子,要不你就早点睡吧!明天起床精神点。”
   “那我想在你这儿躺一会儿好吗?”
   “孩子,那你就躺一会儿呗。老汉把我的手握着。”我轻轻地向老汉身上靠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